1. <span id='ow0'></span>
      <i id='ow0'></i>

        <i id='ow0'><div id='ow0'><ins id='ow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ow0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ow0'><strong id='ow0'></strong><small id='ow0'></small><button id='ow0'></button><li id='ow0'><noscript id='ow0'><big id='ow0'></big><dt id='ow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w0'><table id='ow0'><blockquote id='ow0'><tbody id='ow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w0'></u><kbd id='ow0'><kbd id='ow0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acronym id='ow0'><em id='ow0'></em><td id='ow0'><div id='ow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w0'><big id='ow0'><big id='ow0'></big><legend id='ow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ow0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ns id='ow0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ow0'><strong id='ow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前三季度外匯供求基本平衡 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平穩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“今年前三季度  ,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平穩  ,外匯供求基本平衡 。”國傢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在10月25日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  ,今年以來外部環境的復雜性明顯上升 ,但我國國際收支仍保持自主平衡  ,外匯市場運行總體平穩  。

            今年以來 ,全球貿易摩擦加劇 ,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加大  ,跨境資金流動情況備受關註  。對於前三季度情況  ,王春英說  ,當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平穩  ,外匯供求基本平衡  。

            從外匯局公佈的數據看  ,前三季度  ,銀行結售匯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較上年同期均顯著收窄 。其中 ,銀行結售匯逆差下降75%  ,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下降49%  。

            外匯資金流動呈現雙向波動  。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  ,一季度月均逆差61億美元  ,二季度月均順差107億美元  ,三季度月均逆差139億美元;從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付款數據看 ,1月份順差257億美元 ,2月份、3月份月均逆差49億美元  ,二季度月均順差15億美元  ,三季度月均逆差126億美元  。初步統計  ,10月上中旬銀行結售匯和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付款均呈現小幅順差 。

            在中美經貿摩擦背景下 ,各方擔憂將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產生影響  。對此  ,王春英表示  ,目前中美經貿摩擦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的影響總體可控  。這個結論  ,來自於“6個穩定”  。

            ——我國外貿增長依然穩定 。根據海關統計  ,前三季度我國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9.9%  ,其中出口增長6.5%  ,進口增長14.1% 。

            ——我國利用外資依然穩定 。近期聯合國貿發會議的報告顯示 ,2018年上半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總額同比下降41%  ,但我國吸引外資規模逆勢增長6%  ,成為全球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資流入國  。

            ——企業跨境融資依然穩定  。2016年二季度起  ,我國外債去杠桿進程結束  ,外債規模由降轉升 ,今年以來逐步達到去杠桿前的水平後增幅趨穩  ,6月末全口徑外債餘額較3月末增長1.5%  ,而且結構優化  ,主要源自境外非居民機構增持境內人民幣債券  。

            ——企業對外投資依然穩定 。前9個月商務部統計的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820億美元 ,同比增長5.1% 。

            ——個人購匯持匯依然穩定 。前三季度  ,我國居民個人購匯規模同比下降7%  ,其中  ,第三季度居民個人購匯同比下降5%  ,9月份下降20%  。居民個人外匯存款餘額基本穩定  ,上半年小幅上升26億美元  ,第三季度累計下降47億美元  。

            ——人民幣匯率在新興市場貨幣中的表現依然穩定  。前三季度  ,很多新興經濟體貨幣大幅貶值  ,新興市場貨幣指數(EMCI)下跌超過10%  。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累計貶值5.0%  ,CFETS貨幣籃子指數小幅下跌2.6%  ,人民幣屬於相對穩定的貨幣  。

            “總體看  ,今年以來外部環境的復雜性明顯上升 ,包括美元匯率走勢、新興市場風險狀況以及中美經貿摩擦等  ,但我國國際收支仍保持自主平衡  ,外匯市場運行總體平穩  。”王春英表示  ,雖然今後一段時期外部環境比較復雜 ,不確定性因素繼續存在  ,但我國經濟基本面的固有優勢仍較明顯 ,在對外開放、市場機制等方面也進一步形成瞭新的有利因素  ,未來有利於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平穩運行的條件依然充分  。